國立中正大學首頁

跳到主要內容
網站地圖
常用系統(按下enter進入選單)
跳到主要內容
網站地圖
常用系統
常用系統

2021-01-16
自由廣場》變種武漢病毒危險嗎?

[自由時報/許英昌(作者為生物科技公司負責人,中正大學生命科學系兼任助理教授;著有《現代醫學與生活》)]

英國及南非分別獨立發現變種COVID-19病毒株B.1.1.7及501Y.V2。B.1.1.7一年來產生廿三個突變,幾乎平均每個月產生兩個突變。B.1.1.7和501Y.V2分別各有八個、九個突變點,發生於病毒表面上的棘狀蛋白。到底所代表的意義為何呢?

第一,科學家發現,棘狀蛋白乃由一二七三個氨基酸所構成,在英國及南非的突變株中,第五○一個氨基酸,皆由天冬酸胺(N)突變成酪氨酸 (Y),而此突變正位於病毒表面棘狀蛋白上,和人類細胞表面接受器結合的位置。科學家推測此突變使病毒和細胞結合的能力大大增加,導致傳染力增加五十%。

第二,科學家以倉鼠為動物研究模式,也顯示N501Y的突變,使病毒在倉鼠上呼吸道的感染及複製高於下呼吸道,也間接支持感染B.1.1.7患者病毒檢體,比沒有N501Y突變者病毒含量多的原因。

第三,目前疫苗皆以病毒棘狀蛋白為抗原,而以上突變種病毒,皆發生在棘狀蛋白上,是否將削減施打疫苗產生的免疫反應呢?輝瑞藥廠檢查廿位含N501Y突變的患者,其抗體的效力並沒有多大差異。研究人員也嘗試了解,其他棘狀蛋白上的突變,對抗體的影響。科學家也利用恢復期患者的血清來中和含N501Y患者病毒,證明N501Y突變不太會改變免疫力。

第四,病毒藉著不斷突變以求生存。南非E484K和英國棘狀蛋白N端的改變,病毒可能藉此躲過免疫系統的攻擊。

總而言之,病毒乃介於生命和無生命之間,人類與病毒之間的共處,並非易事。

疫苗,也絕非一勞永逸,如何在短時間內控制疫情,可能需要一段時間、很大的努力和運氣。

新聞日期  /  2021-01-16
新聞出處  /  自由時報

分享到 Line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 Plurk 分享到 Twitter